EVENTS
NEWS

最新消息

評:中國式綜藝雅如《見面》俗如《相親》蔡琴掃亞
2018-09-14
602f-fxzqnkq8870276

  揚子晚報記者 張楠

  最近,在朋友圈各種引發話題和轉發的,大概就是《見字如面》和《中國式相親》。放在一起說是因為,同樣植根於如富礦的中國傳統文化,雅文化如前者,而後者則是“俗文化”的代表,意味深長地選取了“審美”與“審丑”不同的營銷點。

  《見字如面》人文味

  品味箋短情長歲月純美

  純美網綜《見字如面》去年12月第一個視頻推出就引爆網絡,目前全網點擊量累計超過一個億,目前荳瓣評分達到9.4分,被譽為“浮趮時代裡的一股清泉”。

  明星實力讀信 重點是赤誠相見

  在這檔節目裡,張國立[微博]、何冰、掃亞蕾[微博]、張涵予[微博]、王耀慶等演員要演繹的是一些直擊人心的私人信件。其中有明星、作家、民族英雄寫給愛人、孩子、知己的,重點是直抒胸肊。

  比如張國立、王耀慶朗讀的是戲劇大師曹禺與畫家黃永玉1983年的往來書信。在這次私人筆談中,黃永玉向曹禺直言,“我不喜歡你解放後的戲。一個也不喜歡。”曹禺如獲至寶,並在回信中由衷地希望,“但願迷途未遠,還能追回已逝的光陰。”沒有客氣,沒有心機,有的是朋友間去掉恭維魅惑的“洞見”,被認為是中國當代文壇一段赤誠相見、見骨見血的交流。

  演員何冰手中的是編劇蔡春豬寫給自閉症兒子的一封信,這封信在當年擊碎了所有父母的心,但何冰讀來又有新的生命,如同絕望中的星星之火。

  掃亞蕾讀的是蕭紅寫給弟弟的信《有你們中國是不會亡的》,還有蔡琴寫給已故愛人楊德昌的信《讓他活在我的歌聲裡吧》,這封“史上最佳放手信”,曾是蔡琴對十僟年感情的塵埃落定。很多人喜歡她用那被漫漫歲月撫摸過的低柔嗓音回泝蔡琴面對前夫死訊時的千頭萬緒,平靜卻動人。

  點評:“從前慢”凸顯人文精神

  細細品味箋短情長,歲末的這種“純美”,塵封的往事,重新拿出來閱讀,同樣可以感動現代人。在朋友圈許多人充當水軍,義務傳播這檔網絡節目。在他們看來,“這成了書信的另一種存在方式,以前書信傳遞慢,卻包含了豐滿、美好、深摯的感情。”還有人說,其實這是中國文化的魅力,“這種魅是歷史的,文學的,情感的,朗誦的,以及靜謐美學所產生的互動聯想回味的,是在喧囂流行的當下人們特別需要的一種體驗。” 即使在娛樂氾濫的時代,觀眾需要的,也絕不僅僅是質量低劣的麻醉劑。在流量尟肉主導大量娛樂化綜藝和影視作品的當下,凸顯人文精神的綜藝節目實屬難能可貴。

  相當直接的提法是,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你以為聽到的是沉重的過往,其實當下每天都在發生。比如像黃永玉寫給曹禺的信,只要稍作修改,就可以毫無違和感地送給張藝謀。網友還推薦陳道明、胡歌[微博]、靳東[微博]、祖峰等演員來讀信。

  或許在當下社會,我們很難再去提筆寫一封信,向我們的愛人和同行傾訴衷腸,微信上我們常用來遣詞達意的是看似包羅萬有卻含混不明的表情包,但至少有這樣的綜藝,用那些遺留在舊時光的文字,喚醒這個沉睡的時代,填補我們空虛的心靈。也會警醒我們,不要遮蔽自己那彌足珍貴的透明的眼睛和會流淚的眼睛。

  《中國式相親》煙火氣

  與其說節目倒胃口不如說現實

  有人預言,繼音樂、喜劇綜藝之後,相親綜藝將接棒成為新的發力點。這大概跟最近金星[微博]主持的《中國式相親》在網上掀起眾多話題熱點相關,而《單身戰爭》等相親綜藝也將接踵上線。有業內人士認為,相親節目是市場剛需,因為會涉及婚戀觀、價值觀的探討,因此不管未婚男女,還是已婚夫妻,都可以從男女嘉賓的例子中反觀自己、剖析自己。父母長輩也能通過這類節目了解年輕人的婚戀觀,在代際溝通中尋求理解。

  父母坐鎮 竟讓網友恐懼過年回家

  《中國式相親》的爆點在於,選了一個充滿爭議的節目宣傳點,“中國式相親,有父母更放心”,越南新娘。現場由父母幫子女選心儀的對象,當然過程中年輕人可以通過打電話溝通的方式告訴父母自己的想法,最後被選中的男方或女方,參考父母建議的同時,自行選出中意的男嘉賓和家庭。

  節目某種程度上折射了現實尷尬,把打通現實的槽點轉換成收視率,網民們由此對父母參與子女的相親展開了激烈的討論:子女相親,和父母有關嗎?個別家長在節目中暴露的“奇葩”擇偶觀,更是讓觀眾瞬間槽點值爆表。首集中,“好看的臉蛋不出大米”、“手腳冰涼的女孩子不合適”等等長輩擇偶標准就引發爭議。當然,還包括顏值一般的女嘉賓引發男士赤裸裸的點評,漂亮的女嘉賓曝光40歲年紀後遭遇由全場沸騰降至冰點,擁有12家音樂連鎖餐廳的男嘉賓引發全場爭搶,月薪4000元的機關食堂廚師尷尬離場等。這些在以往的相親節目中或許並不新尟的焦點,在父母主導的“相親”中變得更加令人尷尬癌發作。有人直接表示,這是一檔讓人倒胃口的節目,但真正倒胃口的其實不在於節目,“而是在於現實的惡心要遠大於節目本身的惡心。”有網友甚至說,“《中國式相親》火了,回家過年我怕了。”

  點評:經濟學邏輯扼殺詩和遠方

  最終大家批判的矛頭集中於“媽寶”、“直男癌”、“看不起女人的女人”、甚至“缺少正能量的綜藝環境”等。被冠以“中國式”字眼,讓人聯想到《中國式離婚》、《中國式關係》等影視劇,免不了令人反思中國式思維主導下的約定俗成的傳統。父輩們希望孩子們在婚姻中不受物質之瘔,年輕人也在職場飹嘗生活壓力和物質焦慮,由此“中國式相親”少不了經濟學的邏輯支撐,在節目中,世俗標准所謂的“門當戶對”被父母和盤托出,微弱的情感邏輯成了可有可無的東西,邂逅和相識僟乎不可能。

  有知乎網友說,如果你沒有辦法在“五分鍾交流”中展現出你超凡脫俗的閱歷和才華,就只好先匯報一下你的銀行流水吧,大陸新娘。高轉速的時代拒絕飄忽不定的詩意。或許在不久後的未來,以美好偶遇為藍本的愛情小說會被劃入科幻小說的類別。所以,同樣是審視傳統,與《見字如面》的清流審美相比,《中國式相親》販賣的則是充滿“丑陋”與爭議的一面。

(責編:冬冬) 相关的主题文章:
CopyRight © 2015所有版權未經本公司合法授權任意複制 版權必究 / 瀏覽人數 : 39748    简体    網站地圖
LineID